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天道酬勤 时光总会眷顾

吕裕亮    2020-03-25 12:16:41   

贺清龙是湖南醴陵人,1975年参军,1977年那年他应该只有19岁。那时部队驻扎在山西高平市,我在28军坦克团汽车连当连长,比他大10多岁,他在团后勤处器材股(后来改名为运输股)当器材保管员。器材股虽然所属团部后勤处,但在我们连驻地的汽车厂管理着一个大仓库,为我们汽车连保障服务,贺清龙和他的战友们就住在库房里。

库房是战备库房,属于汽车厂的一部分,面积很大,约有十几万平米,当时停放着147辆解放牌卡车和许多器材、油料、配件在里面;库房门口有一间小房子,中间一隔,南边是检查站,检查站长王国柱和充电兵李芳亭在那里值班、住宿;北边是住室,保管员贺清龙和一个来自河北唐山的小战士张晓华就住在那里。

那时贺清龙给我的印象是,这小战士个子虽然不高,但长得非常帅气,浓眉大眼、精精神神,工作认真负责、积极勤奋好学。后来了解到他75年刚从新兵连培训结束,先是被挑选进了工兵连,后来又选拔去了长治市西天宫学习汽车维修,培训结束后就被分到了后勤处器材股。贺清龙爱学习、爱看书,因为文化水平高,团里就选派任命他为文化教员,白天一边上班,一边兼职负责教授高中班,那时我虽然是连长,也和战士们一道跟他学习了一年多时间,文化知识水平提高不少,至今受益。

1977年是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各地学子欣喜若狂,纷纷准备复习参加考试,贺清龙也不例外。这样一个机会,点燃了他心中一直存在的那个大学梦,那时他的数理化非常厉害,化学元素周期表背的滚瓜烂熟,二元方程式解的也非常快,他梦想着考上清华这样的大学,于是就夜以继日开始了复习。连里晚上九点半准时熄灯,他就从充电兵那里搞到一个电瓶点亮房间继续学习,困了他就伏在桌子上打个盹,后来据他说那段时间他3个月就没有上床休息。为了节约时间,吃饭时都是有检查站长王国柱去给他捎回,因为部队食堂在一公里外的团部,来回需要10多分钟。

看着这小伙子这么勤奋苦干、积极上进,我非常高兴,因为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知道他不畏艰苦、不屈奋斗、努力向上的情怀,就要求其他战士尽量支持他。每次夜间查岗我看到他那间小屋亮着灯时,就知道他仍在学习,有时查岗到那里,看到灯亮着他困了就进去聊两句,鼓励他有志气、一定能成功,偶尔也把一些战士回家探亲带来的土特食品带给他吃,他总是说谢谢连长,看得出他非常感激、也非常努力,对未来充满信心。

报考的时间到了,由于种种原因,他那年并没有参加成考试。贺清龙虽然有些沮丧,但没有沉沦,他仍然一边上班一边学习,那段时间他几乎把部队换防时留存在库里的书看遍了。据说他不仅阅读了大量军事、历史、文学、小说的书籍,还反复研究阅读了一本书名是《轴承》的理工类工具书,里面轴承的型号、类别等知识烂熟于胸。这帮了他很大的忙,1978年全军组织的大比武中他大放异彩,蒙上眼睛用手随便一摸,就能够准确说出各类轴承的类型、大小、编号,让人啧啧称奇。那时我已在团里任后勤处器材股股长,担任评委,亲眼看见他在比赛中的出色表现,当然那时我并不知他已经背熟了《轴承》这一“秘籍”。毫无意外,他获得了全团第一名的好成绩,在军中一炮打响。由于政治理论水平高、军事素质过硬,年底时便被任命为代理排长,79年春就被提拔为汽车连副指导员。83年他因为工作表现好、文化水平突出,又以干部的身份获得了全军唯一一个报考军校的名额,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天津汽车工程学院,终于圆了他那久违的大学梦。在学校他更是如饥似渴、刻苦学习,在班里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

1985年军队改革大裁员,我转业到地方工作,结束了我和贺清龙同志3年多的战友生活。但是我一直关注着他,后来贺清龙的路走得更加顺畅,毕业后不久先是调任到新成立的集团军军务装备处工作,后来又到总参谋部、中央军委工作,期间又到了培养军队高级指挥人才的国防大学进行学习进修,先后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华中师大研究生院攻读研究生取得硕士、博士学位,直到1999年转业到中央纪委监察部工作。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也从当年的小伙子变成了退休在家的老年人,再次见到贺清龙时已是二十年代后的一次战友聚会上。双手紧握、眼泪婆娑、感慨万千。想起那段部队生活、军旅生涯,那段峥嵘时光、激情岁月,就会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清龙同志一步一个脚印,取得那么大的成就,作为当年的老连长我非常欣慰。他到部队后3年多的时间,一直在我的属下和身边工作,我亲眼目睹了他每一次的成长进步。天道酬勤,在贺清龙的身上,更加见证了“幸运总是眷顾勤奋和有准备的人”这句老话。清龙同志用他的勤奋、好学、务实、苦干,成就了事业,也成就了他自己。

在中纪委监察部工作期间,清龙同志仍然保持了一个军人的作风,刚毅勇猛、坚韧不拔、永远奋进,他不仅指挥办理了很多大案要案,而且后期专注于中国古代监察文化研究,先后编撰了《中国古代十大清官》《中国古代十大贪官》《中国古代十大反腐精英》《中国监察通鉴》《中国御史》等专著,获得国家出版基金支持,填补了社科领域研究的许多空白,被大学聘为客座教授,完成了从军人到纪检监察干部、再到学者的华丽转变。

但不管如何转变,在我眼里,他仍然是1977年的那个兵,那个积极上进、勤奋苦干、永不言败的兵,那个在仓库里细致严谨、热情服务、爽朗大笑的兵,那个在小屋灯光下埋头苦读、不知疲倦、忘记睡觉的兵,那个白天教我们文化知识、在大比武中蒙着眼睛“一摸准”、让人啧啧称奇的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世界,同一个月亮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