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两颗柿子树

2020-05-08 10:40:10    北国网

(安康 李永明)感人的东西留给人的记忆是长远的,家乡的柿子树一直在我心里“种植”了三十多年,那一枝一叶,那火红火红的果实如珍贵的画面一样经常在脑际忽隐忽现,魂牵梦绕挥之不去。

我的家乡地处城乡结合部,在五六十年代初期,全村清一色的土坝墙,低矮深灰色,但冬暖夏凉。我家弟妹多,房子只有三间,居住不宽裕,又地处月河川道,春夏和风送爽,气候宜人,瓜果飘香,惬意舒坦。秋冬冷风瑟瑟,寒气逼人,村庄冷落萧条。

为了给居住环境增添一点秀色,年迈的爷爷在秋冬的一个早晨步行跋涉三十余里山路,专门到对门南山一户李姓人家,挖回两颗根带泥土的柿子树栽种在门前的一个拐弯处,兄妹几人经常给柿子树浇水施肥,盼望柿树快快长大挂果,柿树不择土质,只要光线充裕,不到两年光景柿树长到五米多高,主干有碗口粗,长得枝繁叶茂,成为全家人纳凉休闲的好地方。到了第三年柿子树开了花结了果,起初青绿色柿子拇指大小,结的密密匝匝,到了秋冬时节柿子才由绿变红,在每年的中秋节前夕,我们摘下绿柿子,按照祖辈传下来的去涩经验,把柿子埋在稻田泥土里进行除涩,大约十余天时间从稻田里挖出柿子进行清洗,柿子的涩味苦味都不见了,吃起来又脆又甜,回味唇齿间。把剩余的柿子装进框里,放进浇水池里进行除涩,十余天后就能吃上脆甜的柿子,但口感没有稻田除涩的好吃。我们把柿子拿到集市上去卖,被抢一空,柿子换回油盐酱醋等日常用品。

每年秋冬“霜降”后,柿子由绿变红,关注柿子树果实的人越来越多,每天晚上爷爷和父亲轮换休息,通宵守夜,防止外人偷摘柿子。自然灾害年代,人们都缺吃少穿,日子过的捉襟见肘,个别人家挨饿急了就顾不上脸面,夜深人静时,去偷拔人家的蒜苗、生姜、萝卜、白菜等,把自留地糟蹋的不成样子。第二天被发现后遭人唾骂,骂人的言语相当难听,大家这才警惕起来。所盗东西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大家都在饥饿的起跑线上日子都过得很难,就显得尤为珍贵。爷爷和父亲前半夜几乎没合过眼,直到后半夜才睡去,两颗柿子树硕果累累诱惑人的胃口。儿时的同学朋友经常光顾我家,走到柿子树下就迈不开脚步,两眼望着火红火红的柿子,口水都流出来了,我给许诺等柿子熟了请大家品尝。鸟儿也和人一样,每天歇在柿子树上用嘴啄,不少柿子形成了半颗果实,一半让鸟儿吃了,有时一天能歇几十只鸟儿,树下留下了很多鸟儿的粪便。

为了催熟柿子,爷爷和父亲凭借农村人多年的催熟经验,把芝麻杆砍断成五公分左右的短截,从柿子挂果处插进去,柿子熟的很快,颜色澄红很神奇,原来芝麻杆可以通风,芝麻杆的纤维和柿子的纤维结合后,促进了柿子果实的生长,芝麻杆又无毒无味,柿子的品相和口感都很好,红柿子摘下后,我们送给亲朋好友吃,大部分都拿到集市上去兑换日常用品,还把柿子做成柿饼、柿皮吃。成为招待客人的美味珍馐,两棵柿子树补贴家用度过了灾年。

柿子树按照生长规律,一般都栽在浅丘或中高山地区,在川道栽植产量低,但我家的柿子树每年都果满盈枝,在全村鹤立鸡群。一位摄影爱好者在成熟季节偶尔在我们村子路过,发现我家的柿子树后像发现了新大陆般高兴,他在媒体上发表了一组柿子成熟的风景照后,经常有人到我家参观,用我家的柿子核留作种子,但都长的不高,果实也不大。一位林业技术员参观后,说我家的风水好,柿子树栽植时遇到了好土质,加之离月河近,地表水丰沛,光照时间长,柿子树才长的如此茂盛。

时过境迁,农村的土墙都变成了小洋楼,家乡的柿子树都落寂在记忆的尘埃里,但那红彤彤的柿子一直在心里储藏,时间越长思念越浓。(作者系陕西省作协会员,散文学会会员,安康市作协会员、汉滨区作协理事、汉江文艺签约作家、散文集《润水》由省旅游出版社发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清晨喜鹊窗前叫
下一篇:最后一页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