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秋日话菊

潘春华    2020-10-23 10:02:27    《人民周刊》

萧索深秋,草木凋零,山寒水瘦。唯独菊花竞放吐艳,色彩缤纷,姿容万千,清香四溢。它们大如祥云,圆润丰满;小如玉豆,清灵秀雅;细如发丝,俊美飘逸。有的嫩绿如翡翠,有的芽黄如柳尖,有的洁白如霜雪,有的漆黑如墨玉,有的一朵花前后内外颜色各异,令人惊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无穷魅力。

菊花属菊科,系观赏性植物,原产于我国,已有3000多年的栽培历史。春秋《礼记》载:“季秋之月,鞠有黄花。”春秋时期,菊种单一,唐宋时菊种已增至三四百种,栽培技术也逐渐提高。唐代菊花已培育有黄、紫、白之色,并传播海外。明代菊花栽培技术日益提高,品种也逐渐繁多,如“黄鹤楼”“赛西施”“帘卷西风”等。据李时珍统计,明代菊花品种已达900多种。现在菊花栽培技术更是日臻成熟,世界上菊花品种已有3万余种,我国达3000多种,成为种子花卉中最大家族。

 

 

菊花按季节分有夏菊、秋菊、寒菊;以花径分有大菊、中菊、小菊;以栽培形式分有多头菊、独本菊、大立菊、悬崖菊、案头菊等;以花形分有单瓣、鹰爪瓣、蓟瓣、蜂窝瓣、莲花瓣、卷散瓣等不胜枚举。有种名为大立菊的菊花,一株就能开出5000朵颜色各异的小菊花来。

菊艳不如桃花,贵不过牡丹,香不如岩桂,多情不如芍药,柔媚不如蔷薇。但人们还是赏菊、爱菊、采菊、咏菊。诗人说“秋菊有佳色”,其到底佳在何处?

夏秋之间,一派花香菊气,便有销浊入清之感。夏去秋来,即使莲花也要红衣落尽。只有菊花“紫艳半开篱菊静”,独守那份恬静与飘逸,这大概是独倚清秋的妙处吧。春祠供兰,秋祠供菊,虽说春兰秋菊各一时之秀,但同兰比起来,唯菊独占一秋。“秋风有意染黄花”,如果你领悟了菊的意韵,是不是也会去有意为菊点染一番。

菊的可贵在于菊的执着。飒飒西风中,难免蕊寒香冷,但菊还是不流时俗。“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即使在严酷面前,菊也会净心守节,被形容为坚贞不屈的意志和坚定顽强斗争精神的化身,为世人讴歌传颂,因此获得“花之君子”的美誉。千百年来,尤为那些不趋世俗、节操高尚的志士仁人所钟爱,以菊明志,抒发情怀,留下一首首传颂千古的咏菊诗篇。屈原《九歌》云:“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陶渊明《和郭主簿》);杜甫《云安九日》云:“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旧摘人频异,轻香酒暂随。”白居易《咏菊》云:“一夜新霜著瓦轻,芭蕉新折败荷倾。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元稹诗云:“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暗喻诗人们或洁身自好,不与恶势力同流合污的铮铮骨气,或安于贫穷,不慕荣华,恪守晚节的高贵品质。

古典名著《红楼梦》第三十八回中,有一组菊花诗,共十二题,分别为《忆菊》《访菊》《种菊》《对菊》《供菊》《咏菊》《画菊》《问菊》《簪菊》《菊梦》《菊影》《残菊》,宝玉、黛玉、宝钗、探春、湘云等人各自选题,咏物兼赋事。尤其是黛玉的《咏菊》诗,更是题新、诗新,立意更新,给人以隽永清丽之感,夺得魁首,诗曰:“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古往今来,在植物花卉中,咏菊诗篇是最多的。这除了人们喜爱菊花的品质外,与菊花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亦有关系。我国古代早就有饮菊花酒、赏菊花的传统习俗。《续晋阳秋》载:“东汉方士费长房对他的弟子汝南人桓景说,‘九月九日这天,你将大祸临头,来时,你只有用红袋装满茱萸登上高山,饮菊花酒,方能避祸’。”汉武帝时,皇宫中每年重阳节都要饮菊花酒,云:“令人长寿。”“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等咏菊诗历来受到人们的喜爱。人们纷纷附其赏菊之雅兴,赏菊也渐成一种习俗流传于古今民间。唐代被正式定为民间节日。宋代日渐盛行,如民间“赛菊花”“菊花会”等活动如火如荼。《水浒传》中就有李逵因大闹“菊花会”险被宋江斩杀的故事。宋代还把每年重阳命为菊月。直到现在,我国民间还有重阳赏菊、饮菊花酒的传统习俗。

 

 

我国食用菊花的历史十分悠久,早在战国时期,爱国诗人屈原在《离骚》中就写有“朝饮木兰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诗句,借食菊抒发特立独行决不随波逐流的情怀。民间菊馔誉满大江南北,如北京的“菊花鱼球”,上海的“菊花百合鱼片”,苏州的“菊花肉丝”“菊花糕团”,安徽的“菊花鸡丝”,杭州的“菊花咕噜肉”,山东的“菊花里脊”“菊花白果虾仁”,湖南的“菊花竹荪汤”及广州的“菊花腊肉饼”“菊花蛇羹”“菊花鱼片粥”等,都是脍炙人口的珍肴。菊花气味芬芳,用菊花加工制作的菜肴茶点,不仅增加了芳香滋味,丰富了色泽与美感,而且具有多种保健养生功效。

菊花受人钟爱,既有较高观赏价值和食用价值,又在于它能防病疗疾,具有悠久的良好药用价值。我国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列菊花为“药中圣贤”,曰:“久服利血气,轻身,耐老延年。”南宋《名医别录》载:“菊花可疗腰痛,除胸中烦热,安肠胃,利五脉,调四肢。”元代的《本草衍义补遗》曰:“菊花能补阴。”明代的《本草纲目》载菊花颇全:“苗可蔬,叶可啜,花可饵,根实可药,囊之可枕,酿之可饮,自本至末,罔不有功。”可见菊花浑身上下皆是宝。

菊花品种虽多,但作为药用的菊花品种却很少,药用菊分为野菊和栽培菊(真药),主要有产于安徽亳州的“白菊”、歙县的“贡菊”、滁州的“滁菊”、河南“怀菊”、河北“祁菊”、浙江杭州的“杭白菊”等。《牧竖闲谈》载:“真菊延龄,野菊泄人。”真菊性甘、苦、微寒;入肺、肝经,有清热解毒、驱风祛火、平肝明目、镇静降压、止渴润喉、利尿、益神等功效,确属延年益寿之良药。野菊其性苦、凉,入肝经清热解毒,能治疗疮疖肿、乳腺炎、胃肠炎、高血压、冠心病、淋巴结核,可预防和治疗流感、肺炎、百日咳、流行性脑膜炎等疾病。野菊乃清热解毒、消炎杀菌、凉血祛肿之良药,历代众多医药著作,对菊花的治病疗疾作用及配伍应用都有较为详尽的论述和记载。治疗感冒的“桑菊饮”,治疗热毒上攻的“菊花散”,疗眼疾的“石斛夜光丸”,治疗肝肾不足的“杞菊地黄丸”“菊晴丸”等著名中成药皆以菊花为主方君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小区那个鞋匠摊
下一篇:最后一页

人民周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周刊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及/或标有“人民周刊网(www.peopleweekly.cn)”“人民周刊”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人民周刊网记者XXX摄”或“人民周刊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周刊网或人民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363526 邮箱:rmzk001@163.com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