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风不识途

朱成玉    2020-10-28 17:09:16    《人民周刊》

风不识途,误闯误撞,把正开的花撞翻,抖落了数以万计的花朵内心的秘密;把折叠的情书掀开,把隐秘的爱意泄露出一点香气;把窗子叩醒,把蚊帐吹散,也把蚊子吹跑,孩子的梦,没有受到半点干扰,他笑出声来,隐隐剧透了梦里的场景。风不忍再吹,它只能在梦的外面再等一会儿。

顽劣起来,风像七八岁的孩童。它比新郎更心急,更早地把新娘的红盖头揭掉;它把一粒尘灰吹进一个人的眼里;它吹乱了老人院里老人的白发;它试图吹灭一盏油灯,可是一双干枯的手,颤巍巍地护着灯芯,令它无计可施。

有没有风过不去的坎儿?一面墙吗?我见过墙上的抓痕,是风留下来的吧,它也有急不可耐,抓耳挠腮的时候。更多的时候,它是善解人意的,它给予最高的花朵和最低的花朵,同样的祝福。

风,吹来雪花,也会吹来蝴蝶。就像这人间,有灯火,也有无边的黑暗。

我深知花朵对于蝴蝶的意义,但风也一样,我在想,没有经历过风的蝴蝶,它们的翅膀还会如此美丽吗?

风不识途,它去了哪儿?向一棵柳树打听,她一定记得,哪一阵风,帮她梳理了发髻;又是哪一阵风,帮她抖开汗津津的衣衫。

风不识途,可是我愿意被它驮着,闯进一团又一团影子中去。像蜜蜂,一头扎进六月的花海。

风不识途,却恋着家,打着旋儿,不肯离开这个院子。下了决心一般,清晨走了,半夜又悄悄地回来。风想带走些什么,又什么都不能带走。就像有些人,只能吃惯家乡的饭菜,到了他乡,就皱着眉头没了胃口;只能睡惯家里的床,一换了地方,就翻来覆去失眠了;不管到了哪里,都改不了浓重的家乡口音,听得别人像猜谜一样;偶尔离开家乡,没几天就想了,必须及早赶回去......

这样的人,根须太深了。

什么都是弱小的,没有强大。因为柔软,会让一切强大都低下头。就如同此刻,故乡吹来的风,柔弱中裹挟着无边无际的力量,那种力量叫根。

离乡的人,风把我们雕刻得越来越相似,皮囊老去,一圈一圈的年轮,正绕着我们的脸庞,奔跑。

如此看来,风更像一只巨大的蜘蛛,在世间织着可以罩住天地的网,那用年轮织出的网,谁也逃不出去,再锋利的剪刀,也无法剪出一个逃生的缺口。我们都奔着死亡而去,有人早些,有人晚点,那是归途,我们不必忧心忡忡,反而应该笑意盈盈。

在归去的路上,有风做伴。风不识途,命亦不识途,自由而散漫,在生活的水声中,顺流而下。

当你给风插上慈悲的羽翼,它便向着不同的方向,四散飞去。但不管吹向哪里,它都会让我相信,风能把一盏灯吹灭,也能把一朵光焰吹回到一盏灯里;风能把一片叶子从树上吹落,也能让那个枝头再生出一片来;风能把一朵云吹来,也能把一朵云吹走;风能让一面镜子蒙尘,也能让一面镜子干干净净;风能吹冷一座宫殿,也能吹暖一间茅屋;风能把一个人的眼泪吹下,也能把一个人的眼泪吹干。

风不识途,但它识得一颗悲悯的心。风,能在寒冷中拎出一坛老酒,也能在黑夜里熬出一粒萤火。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小景
下一篇:最后一页

人民周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周刊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及/或标有“人民周刊网(www.peopleweekly.cn)”“人民周刊”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人民周刊网记者XXX摄”或“人民周刊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周刊网或人民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363526 邮箱:rmzk001@163.com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