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春天的“冲”

张金刚    2021-03-29 10:23:04    《人民周刊》

春天的“春”,在我老家是被念作“冲”的。与《山海情》里的麦苗一样,老师一遍遍地教:“春,春,春天的春。”可我仍顽固地念:“冲,冲,冲天的冲。”最后,连老师也被我带跑了,欢笑着、蹦跳着,“冲”向春天里。

其实,细想,潜藏于漫长严冬的春天,早已按捺不住,正憋足了劲儿,欲在某一刻,冲破寒潮、冰封,冲向大地之上、苍穹之下、天地之间,冲出个生机勃发、万紫千红。我也便乐意将错就错地将“春”调侃成“冲”,且作出恰到好处的别解,以自圆我这蹩脚的普通话。

虽说春暖乍寒的突然来袭,总令春天似街头迎春的大秧歌一般,走三步,退一步,“犹抱琵琶半遮面”地羞怯出场。可又总会在不经意的一瞬,撩帘而出,势不可当地冲向人群,与你我撞个满怀,热烈相拥,演绎又一季人间欢喜。

和暖的春风虽说是柔情万种,可在时令之神的加持下,也便有了刚劲的内核,从东南方向一直扶摇北上,几经相持拉锯,或将降下似汗似血似泪的春雪、春雨,可终会将大势已去的寒风以柔克刚地永远逼退回西伯利亚,不再探头。这冲劲儿,赋予了春天一种别样的英勇之气,天地生灵皆感应到了,纷纷在春之声的召唤下,华美地释放活力,绽放青春。

若有一双洞察万物的慧眼,我断然会观赏到一场声势浩大、震颤天地的地气蒸腾。山河解封,冰雪消融,大地开化,那被冬令施了魔咒的地火已经复燃,霭霭地气缓缓上冲,且愈暖愈烈,最终穿透酥软的大地,直冲天际。我看到,地气是有形的,是那种似烧开水升起的气泡珠帘模样,丝丝缕缕,一拨儿接着一拨儿,绵延不绝、飘飘摇摇地升腾着、密织着。有时还会与直冲大地的雨帘相向而行,彼此对冲。那阵仗着实令人惊叹,是所有想象远不及的。

枯黄的山野还要枯黄几日,等等荣发的草绿。这个时候,我的闲情也达到了饱满。总会俯身在枯草丛中扒拉,寻找那一叶一叶鲜嫩的春草。浅浅的、茸茸的,似刚出生的婴儿,不敢碰却又忍不住,分明触摸到了却又没感觉,就那样爱怜地抚来摸去,留下四指草香。可眨眼,它们就直冲冲地向上蹿了个儿,生发着、涌动着,将枯草甩在身后,成就了山野碧绿的主色。爱美的春草,还会插上数朵小花儿在发端:白的荠菜花、地点梅,紫的二月兰、紫花地丁,黄的蒲公英、苦荬菜……尾随的狗狗看了,猛地冲进草丛,欢实地在花毯上打起了滚儿。若不是踏青人往来不绝,我也想学着狗狗享受一番呢。

春天的树最是神奇,我愿亲切地唤作“春树”。起初,它们都是一副模样,光秃秃、干巴巴、暗塌塌,有的甚至被冻在了冰雪之中,似是饱经沧桑的老者,生怕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不再醒来。一日,远远望去,成林的春树似是被涂了一层淡绿的油彩,我欣喜地冲过去,却还是黯淡,依然分辨不出它们谁是谁,可我又真真地知道一派繁华即将上演,且为时不远。

花儿、芽儿是春天的眼,直至它们温柔多情地睁开,我才长舒一口气,消止了担心:那些树们又复活了,且能据此叫出春树的芳名。

有的是花儿占了上风,艳红的是梅花,粉红的是杏花,绯红的是桃花,嫩黄的是迎春,雪白的是梨花,淡紫的是泡桐,还有白的紫的玉兰、槐花,甚至连那满城横冲直撞的杨花,也只是嗔怪几声,并非真的恼它们。有的是芽儿占了上风,香椿树生出香喷喷的香椿芽,似小姑娘的冲天小辫儿;垂柳的嫩芽在河岸、在地畔柔柔地招摇,似扎了无数灵动飞舞的蝴蝶结;榆树慷慨地挂满簇簇肉墩墩的榆钱,招引人来撸个精光,也仍在枝头粲然欢笑。

每个春天,我都会被春树感动着,不知这些花儿、芽儿努了多大的力,才冲开干瘪的树皮,生出饱满的花苞、芽苞;又不知接续努了多大的力,才冲破花苞、芽苞,绽出娇艳的花儿、芽儿,送来春光,又占尽春光。这是“枯木逢春”“春风吹又生”的强大力量在蓬勃,让我在“春去春又来”的自然轮回里,永远坚信生命的顽强,进而感觉自己也成了一株春树,在春风里笑傲。

相比之下,虫儿就有些后知后觉了。总是在大地一片欢腾之后,才打着哈欠结束冬眠,不知从哪个地缝儿、哪个角落爬将或飞将出来,扭扭捏捏、嘤嘤嗡嗡地冲进无边的春日光景之中。它们都似曾相识,应该是去年遇到的那只,却又不像,因为对我“嗨,你好”的招呼皆充耳不闻,自顾自地忙碌着自己的那些事儿。

蜂蝶们是名副其实的“采花贼”,成天逐百花而行,东一朵,西一朵,忙不迭地采蜜、传粉。我摇动花枝,惊扰了这里,马上它们又倏地冲向那里,直搅得繁花嫩叶之间香气缭绕,依旧乐此不疲地编织着甜蜜的梦、丰收的梦。蚁族们是大地上的“行者”,也不知成天忙个啥,只要爬出洞来,就成群结队地向前冲。有时,我突来兴致使点儿坏,用一口唾沫、一根木棒、一把沙土、一片树叶制造些障碍逗逗它们,可它们却执着地冷静以对,冲破障碍,继续冲,冲向哪儿也不知道。

其实,整个“虫儿界”大都如此专注、高冷,再打扰人家,倒显得我无趣至极了。好吧,趁春光如此真切地在眼前恣肆浩瀚,我也正盘算着,冲出房间,冲进春天,做不少事儿呢!

“当时年少春衫薄”,多么美好。在这无尽春光里,无论年方几何,我们都是活力全开、希望重燃、春心荡漾的少年,任暖风吹动衣衫,吹开每个沉寂一冬的细胞,去寻春,踏春,赏春;春耕,春种,春忙……反正,“冲”就是了!

《论语·先进》有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春阳下、春风里,游玩,沐浴,吹风,歌唱,无忧无虑,身心自由,这恬淡适意、简静质朴的春日郊游,当是最趁意、最向往的首选。我是最爱一个人漫步于野,独享春光的,那一刻,如是自己奢侈地拥有了整个自然之美,是全世界最富有、最幸福的人。

“忙趁东风放纸鸢”也不错。与朋友一起、孩子一起,哪怕独自一人,在广场,在旷野,在山冈,一根丝线牵引一只风筝冲向天空,迎风飞翔。风筝在天上飞,人儿在地上追,有什么不快,有什么梦想,皆附与一纸风筝,托与一阵清风,放逐天际,心旷神怡。“草木蔓发,春山可望”,与泠泠缓流的春水逆向而行,冲入春谷,问候风烛残年的老屋,沐浴如纱如雾的花雨,逗趣往来翕忽的鸟雀,与山对坐,心似谷一般空灵。“夜雨剪春韭”,尝鲜儿的时节,味蕾最是冲动。催着去采摘新发的韭菜、菠菜、榆钱、羊角葱、香椿芽、芥菜苗……变着花样儿地精做一桌春季时鲜,犒劳舌尖,饕餮一春。

在田里耕作了一辈子的父母,已年过七旬,时常喟叹:“唉,老了,干不动了,来年说啥也不想种地了!”可来年,春一到,父母又似是被按下重启键,哆哆嗦嗦、兴致冲冲地在田间忙活开了。花生呀,红薯呀,蔬菜呀,树苗呀,只要种进土里,就有收获,就不会饿了肚子,这是父母这辈人坚信的真理,我也深信不疑。再买些鸡雏、鸭苗、小鹅,抱回几只猫呀狗的养着,只要一摆开饭桌,它们就冲过来,围拢着,讨吃食。如此,只剩父母生活的小院儿,也便叽叽喳喳、热热闹闹的,有了些生气。

“一年之计在于春。”求学的孩子们、外出的打工人,正忙着收拾行囊,踏上又一年离家的征程。就地工作的人们,又开始了新一年的打拼,种菜的、种果树的、开民宿的、开餐馆的、跑运输的、做手工活儿的、单位上班的……不论哪个领域、哪个阶层,只要踏实肯干,不负韶华,冲浪时代,定会迎来人生出彩的那天。

春乃四时之始,一切皆有可能。我们总爱站在春的源头,企盼着冲散一切迷雾,冲破一切束缚,冲向一个新世界,冲出一片新天地。关键看行动。那就如春一般,无惧酷寒,奋力重生,勇敢绽放,奔赴专属自己无与伦比的美丽春天。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直面风雨,勇敢前行
下一篇:继续奋斗是最好的纪念

人民周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周刊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及/或标有“人民周刊网(www.peopleweekly.cn)”“人民周刊”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人民周刊网记者XXX摄”或“人民周刊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周刊网或人民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363526 邮箱:rmzk001@163.com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