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十问数字人民币

本刊记者 付冰冰    2020-11-17 17:34:30    《人民周刊》

“中签数字人民币,这红包,红彤彤的。”10月12日18时11分,在深圳市政府联合中国人民银行开展的“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中,39岁的新媒体从业者李亨幸运地收到了来自深圳政务短信平台的中签通知,他第一时间下载并安装了“数字人民币APP”,安装完毕后,依据中签短信提示,他很快就顺利领取了200元“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

统计数据显示,这次活动吸引了191万名深圳市民登记参与,最后有5万名参与者通过抽签方式获得了总额为1000万元的数字人民币红包。李亨带着手机前往深圳罗湖区的一家超市购买生活用品,消费结账时并不担心泄露个人隐私,他对本刊记者说:“央行发行的数字人民币一定正规。”

40年前,深圳诞生了“春天的故事”;40年后,在这片特区大地上,于2014年开始孕育的数字人民币迈出了走向寻常百姓家的第一步。尽管这是人们与它的初次见面,与之相关的股票却早已飘红,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数字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徐远曾用这样一句话来描述数字人民币:“2020年,将因两件事而刻入历史坐标,一是新冠肺炎疫情,一是数字货币,后者的影响比前者还要深远。”

这样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数字人民币为什么如此重要?在10月25日举办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全球大会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就社会各界关注的10个数字人民币相关问题给予了解读与答疑。

 

10月12日,深圳市民李亨收到了数字人民币中签通知,他开心地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这一消息。

 

数字人民币不是新货币

是人民币的数字化形态

什么是数字人民币?

穆长春介绍,数字人民币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由指定运营机构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与纸钞和硬币等价,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支持可控匿名。

在人类历史发展的早期,支付依靠物物交换。之后一些稀有、珍贵的容易保存和携带的物品——比如说贝壳——就成了一般等价物,再后来随着冶炼技术的进步,开始出现铜、铁、金、银等金属货币。印刷技术成熟后,纸质形态的银行券出现。

再后来,以国家信用为支撑,由中央银行中心化发行的法定货币逐渐取代了银行券,完成了从金属货币到纸钞和法定货币的演化。数字人民币并不是一种新的货币,它的实质是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是人民币的数字化形态。

 

利用新技术对流通中的现金数字化

数字人民币与纸钞、硬币等价意味着什么?

穆长春表示,数字人民币主要定位于流通中的现金(M0,下同),也就是流通中的现钞和硬币。数字人民币M0的定位,则是由货币的发展形势和规律决定的。

随着技术进步,需求推动,法定货币的形态逐步从实物形态向数字形态演进。同时在历史上,每一次技术进步,都会催生私铸和官定货币的博弈。民间货币的发行者自己决定钱币的重量、成色和标准,这就加大了社会成本。

近几年比特币和Libra等全球性稳定币也在试图发挥货币的职能,但大家对其能否发挥货币职能存在争议,这样又开始了新一轮私铸和法定货币的博弈。这些加密资产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来处理支付交易,会侵蚀国家的货币主权,对于我们来说,现钞数字化的压力越来越大。

与此同时,移动支付现在已经成为系统重要性的金融基础设施,一旦出现包括财务风险或者是操作风险在内的任何风险,就会对老百姓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威胁金融稳定。

另外,虽然目前现金使用量下降,但是绝对量还在增长。这就说明零售环节的法定货币数字化供给并未跟上需求变化,特别是在边远山区和贫困地区,金融服务覆盖不足,公众对于现金依赖度比较高。

对于一些数字弱势群体,比如说有些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排斥使用智能终端的人,电子支付的发展不仅没有提高金融的包容性,反而出现了金融排斥现象。作为公共产品的货币是为社会所有群体服务的,应该为包括贫困地区和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老百姓提供普惠性的、使用方便的、数字化的央行货币。货币发展的历史趋势和需求的变化都要求我们在供给侧做文章,利用新技术对M0进行数字化,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通用型的基础货币。

 

数字人民币M0坚持央行中心化监管源自四重考量

数字人民币定位M0的过程中是否应该坚持央行中心化监管?

穆长春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中央银行是国家的银行,是发行银行,是银行的银行。从定义上可以看出,中央银行的出现不是政府强加给市场的,而是市场驱动的产物。

历史上,随着金融业的发展,市场各方发现,只有集中化管理商业银行体系的铸币储备,实现集中清结算安排,才能降低清结算成本,避免出现周期性的金融风险,这种需求推动了现代中央银行的诞生。由央行中心化垄断发行货币,也是市场降低交易成本要求的结果。

他指出,对数字人民币进行中心化管理可解决四方面问题。首先,有利于抵御加密资产和全球性稳定币的侵蚀,防止货币发行权旁落。其次,能够实现支付即结算,可以提高商户资金的周转率,能够提升货币政策在解决中小企业的流动性问题、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执行效率。再次,有利于打破零售的支付壁垒和市场分割,避免市场扭曲。最后,在中心化管理的体制下,人民银行可以防范和打击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违法犯罪行为,有效地维护金融稳定。

 

选取工商银行作为红包领取银行的中签页面显示,200元面值的数字人民币以开国领袖毛泽东为数字人民币设计背景。

 

坚持央行中心化监管需从四个维度完善数字人民币

在实现央行中心化管理的过程中,应注意哪些方面的问题?

穆长春表示,首先,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发行额度,保证100%的准备,杜绝超发。

其次,要制定统一的业务标准、技术规范、安全标准和应用标准,实现指定运营机构之间的互联互通,避免支付壁垒。

第三,要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的信息。统筹管理数字人民币钱包,统一数字人民币认知体系,有效降低防伪成本,按照双层运营原则,采用共建、共享方式,由央行和指定运营机构共同开发钱包生态平台。同时要实现各自的视觉识别和特色功能。

针对市场上已经发现假冒数字人民币钱包的情况,穆长春说,和纸钞时代一样,人民银行依然面临着防伪和防假的问题,在纸钞时代防伪和防假成本高,在数字人民币时代,降低防伪的成本需要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钱包生态,以便于老百姓识别。另外,也要由运营机构开发自己的特色功能,提供更丰富的支付和金融产品。

最后,要统筹建设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基础设施,实现跨运营机构的互联互通,保证不会出现支付壁垒。

 

发行数字人民币不收取流通费用

如何理解数字人民币坚持M0和公共产品的定位?

穆长春表示,坚持M0意味着数字人民币不计付利息。定位为公共产品意味着数字人民币具有非营利性,追求的是社会效率和福利的最大化。

人民银行建立免费的数字人民币价值转移体系和金融基础设施,不向发行层收取流通费用,商业银行也不向客户收取数字人民币的兑出和兑回的服务费,这样有利于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减税降费的决策部署,减轻实体经济负担,优化营商环境,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同时,为了调动各参与方的积极性,确保可持续经营,应该参考现行的现钞的安排,划拨一定的费用,建立相应合理有效的激励机制。

要选择在资本、技术等方面实力雄厚的商业银行作为指定机构,充分发挥商业银行的中介作用,牵头提供数字人民币的兑换服务,为数字货币传导提供更直接、更高效的渠道;被选择的制定机构应具备成熟的基础设施、完善的体系和充足的人才储备,由他们提供兑换服务可以充分利用市场的力量,实现优胜劣汰;同时还应具有丰富的零售业务、风控体系等方面经验,能够有效防范操作风险,增强公众持有和使用数字人民币的信心。

 

商业银行应依法提供数字人民币兑换服务

如果央行不收取发行层的费用,商业银行也不收取客户的兑出兑回费用,对于运营机构和服务机构与商户之间的费用,这一问题怎样解决?

穆长春认为,这个问题要通过市场化机制,由双方以市场化的方式来决定。他补充说,M0定位还有一个政策性含义,即商业银行提供兑换数字人民币的职能。

由商业银行提供兑换数字人民币的服务,是法律法规的要求。《人民币管理条例》赋予了办理人民币存取款的金融机构配合人民银行管理人民币流通的权力,所以商业银行具有为数字人民币提供兑换流通服务的法律基础。

同时,对于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管理办法》第9条规定: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经营和变相经营货币的兑换和现金存取等业务,不具备为M0定位的数字人民币提供兑换服务的制度基础。按照现行法律制度的要求,只能由商业银行向公众提供兑换数字人民币的服务,流通服务可以由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其他商业银行来承担。

从国际通行惯例来看,各国的现金发行也普遍采取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的二元模式,中央银行是基础货币的供应者和货币的调节者,商业银行进行货币投放流通和回笼,为公众提供现金存取的业务。

 

建设数字人民币生态需探索多种合作模式

如何建设数字人民币的生态?

在实物现金流通中,所有的商业银行都可以面对公众提供人民币的服务,所有的公众都可以方便地获得和使用现钞,这是实物现金的广泛可得特性。

穆长春认为,要在确保数字人民币的广泛可得前提下,探索指定运营机构和其他的商业银行以及其他商业机构的共赢合作模式,具体的商业模式以保证小银行和小机构的利益不因合作而受损为前提。

在数字人民币发行过程当中,一方面,所有的商业银行也应该参与到流通服务中来;另一方面,也要保证为包括贫困地区和数字弱势群体在内的所有老百姓提供普惠性的、使用方便的数字化央行货币,避免数字鸿沟和金融排斥。

穆长春表示,为提高数字人民币的广泛可得程度,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在研发适合老年人和排斥使用智能终端这部分群体使用的数字人民币产品。

 

以市场化方式促进数字人民币发行

未来纸质货币会被数字人民币强制取代吗?

对于百姓普遍关注的这个问题,穆长春表示,数字人民币的发行不靠行政强制实现,而是以市场化的方式来进行。“老百姓需要兑换多少,我们就发行多少。另外,只要老百姓有使用纸钞的需求,人民银行就不会停止纸钞的供应。在可预见的将来,数字人民币和纸钞将长期并存。”

 

中国人民银行从2014年开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2020年10月8日,深圳微博发布厅发布微博称,深圳市政府联合人民银行开展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工作。

 

微信和支付宝是钱包,数字人民币是钱包里的内容

微信和支付宝到底和数字人民币是什么样的关系,有什么样的区别?

穆长春解释说,微信和支付宝和数字人民币不在一个维度。

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是钱包,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是钱包里的钱。

电子支付场景下,微信和支付宝的这个钱包里装的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数字人民币发行后,可以继续用微信、支付宝进行支付,但钱包里装的内容增加了央行货币。腾讯、蚂蚁各自的商业银行属于运营机构,和数字人民币并不存在竞争关系。

穆长春说,保持公平竞争是整个数字人民币生态建设过程中的重点,在生态建设中要确保由市场来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充分调动市场各方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从来不是人民银行一家的事,也不是某一个机构能够凭一己之力完成的事。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所以我们一直按照双层运营的原则,和社会各界各方一起在进行研发。”

 

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如何推进数字人民币的发行和流通工作?

穆长春认为,在厘清责、权、利关系的基础上,可由作为指定运营机构的商业银行和其他商业银行,以及其他的商业机构——比如说第三方支付机构——共同向公众提供数字人民币的流通服务。

流通服务由大家共同完成,兑换服务则由指定的商业银行来做,具体是,由指定的商业银行根据客户信息的识别强度,开立不同类别的数字人民币钱包进行兑换服务。同时,这些银行与其他的商业机构一起提供流通服务,并负责零售环节的管理,包括支付产品的设计和创新、场景的拓展、市场的推广、系统的开发、业务处理和运维等服务。

“我们欢迎社会各界共同为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试点贡献力量,一起来建设数字人民币生态。”穆长春说。

(《人民周刊》2020年第20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房贷变身“房抵贷”:馅饼还是陷阱
下一篇:最后一页

人民周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周刊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及/或标有“人民周刊网(www.peopleweekly.cn)”“人民周刊”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人民周刊网记者XXX摄”或“人民周刊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周刊网或人民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363526 邮箱:rmzk001@163.com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