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首页 > 头条 > 正文

纳卡冲突:世代恩怨何时了

《人民周刊》特约记者 尹树广    2020-11-19 09:44:51    《人民周刊》

2020年11月9日,持续45天、造成5000余人伤亡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武装冲突迎来转机。俄罗斯总统普京、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在线签署关于在纳卡地区全面停火的三方联合声明:阿亚双方承诺立即停火,将各自部队停留在所在地域,交换战俘;亚方向阿方交还纳卡周边5个区;俄方第一阶段向纳卡部署400人的维和部队,随后增至2000人;期限5年,无任何一方反对将延长5年。

这一天,帕希尼扬在自己的Facebook上痛苦地写道:对我来说,这个协议是个极其困难的决定。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乐观地声明:协议是亚美尼亚的投降书,巴库取得了最大优势,军事阶段已结束,将转入政治解决进程。

舆论认为,停火协议表明,“阿胜亚败”,也表明亚美尼亚自1992年取得的军事优势已荡然无存,不得不作为“失败者”签下“城下之盟”。协议也说明,土耳其作为“新玩家”已正式走到纳卡冲突前台,极可能扮演与俄罗斯同样重要的角色。俄、土、欧、美、伊朗等在外高加索地区的大国博弈已进入新阶段。

 

纳卡地区示意图(图片来源:《参考消息》)

 

阿亚世仇 自苏联延续至今

以基督教为国教的亚美尼亚人和信奉伊斯兰教的阿塞拜疆人,同为欧亚大陆内陆古老民族,算上格鲁吉亚,它们统称为“外高加索三国”,西方习惯称之为“南高加索三国”。横亘在里海和黑海之间东西走向的大高加索山脉将该地区一劈两半,北高加索位于俄罗斯境内,经常发生恐怖事件的车臣、印古什和达吉斯坦等俄联邦主体即位于这一地区。外高加索地区地理位置更为显要,处于欧亚大陆的结合部位,沟通了基督教、东正教和伊斯兰教等多种文明,但是,宗教和文化的复杂性也埋下了冲突和战争的种子并延续至今。所以,有人称该地区为“高加索火药桶”。

纳卡地区位于阿塞拜疆西南部,居民多为亚美尼亚族人。纳卡面积仅为4400平方公里,属山地地形,人口近15万(2017年),苏联时期为阿塞拜疆加盟共和国内的一个自治州。

由于历史等原因,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族人一直谋求将自己并入“祖国”亚美尼亚。1988年2月的苏联末期,纳卡州苏维埃(议会)趁乱要求把本区划归亚美尼亚加盟共和国管辖。同年6月,亚美尼亚最高苏维埃表示同意接管纳卡州,但阿塞拜疆方面坚决拒绝变更领土的任何要求。当然,苏联最高立法机构——最高苏维埃也不同意改变纳卡州的行政区划。此时,纳卡州的亚族人与阿族人的暴力冲突愈演愈烈,令苏共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大伤脑筋。这一时期,多民族国家苏联的民族问题的火药桶已被点燃,民族矛盾冲突愈演愈烈。

1991年苏联解体后,纳卡冲突激化,阿亚两国于1992年兵戎相见,史称“第一次纳卡战争”。亚美尼亚军队在驻亚俄军的暗中支持下,占领了纳卡及其周边原属阿塞拜疆的7个州,扩大了纳卡面积,在连接纳卡与亚美尼亚之间的交通咽喉——拉钦走廊周围地区形成了可靠“安全屏障”,确立了军事优势,一直保持到不久前。1994年,阿塞拜疆总统老阿利耶夫,也就是现总统小阿利耶夫的父亲,屈辱地在全面停火协议上签字,从此双方一直处于敌对状态。

此后,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成立了由12国组成的“明斯克小组”,俄、美、法三国为该小组联合主席国,但解决纳卡问题的外交谈判将近30年来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相反,随着2018年帕希尼扬成为亚美尼亚总理,亚美尼亚立场更加强硬,甚至提出让非法的纳卡共和国代表参加谈判,谈判走入死胡同。这一切让已成为阿塞拜疆新总统的小阿利耶夫越来越觉得,只有发展经济、增强军力,才是解决纳卡问题唯一途径。

 

阿塞拜疆总统  阿利耶夫

 

各方角力 俄土成为大赢家

现在签署的“以土地换和平”的停火协议,受到世界各国欢迎。军事分析家普遍认为,协议达成的主要原因是亚美尼亚在军事上溃败,所以不得不答应“吐出1992—1994年占领的80%的纳卡周边5个区的土地,为政治解决纳卡问题开辟了道路”。有国际评论员认为,尽管阿塞拜疆在盟友土耳其的鼎力支持下取得了军事上的优势,但又不想得罪强邻俄罗斯,此时见好就收,可为最终解决纳卡法律地位赢得主动。

引人注目的是,停火协议是在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斡旋下达成的。今年9月27日冲突爆发以来,国际社会、特别是解决纳卡问题的“明斯克小组”成员国俄、美、法三国积极斡旋,阿、亚两国外长10月10日和20日曾先后在莫斯科和华盛顿举行谈判并达成停火协议,但最后都未得到执行。

11月的头几天,亲西方的帕希尼扬连续几次给普京打电话求援,后者并不做任何承诺。莫斯科的“冷淡”让亚美尼亚军队兵败如山倒,纳卡形势危在旦夕,阿塞拜疆军队一举拿下纳卡第二大城市舒沙,离纳卡首府斯捷潘纳克特仅有4公里。千钧一发之际,普京认为时机到了,亲自给帕希尼扬和阿利耶夫打电话,软硬兼施地做斡旋工作。同时,他又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电话,寻求对方理解和支持。

协议的签署展现了普京独特的个人魅力,反映出俄罗斯外交艺术的成熟和老辣。外界认为,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本国的危机情况下,俄罗斯在欧亚地区也拥有强大的政治、外交、军事、经济等杠杆,可借此保证自己欧亚地区“仲裁人”的关键角色,成为纳卡冲突最大赢家——在纳卡地区单独部署俄维和部队,成功地使外高加索地区继续成为俄罗斯的“后院”。

在近半个月的纳卡冲突中,土耳其提供给阿塞拜疆的军用无人机等高科技装备发挥了重要作用,土所支持的叙利亚雇佣军的参战也使莫斯科十分头痛,安卡拉的实力已今非昔比。这也是普京不得不同意与土方成立纳卡停火联合监督中心的原因。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1月11日在议会自豪地宣布:我们将与俄罗斯一道参与纳卡维和行动。

近年来,为了恢复昔日“奥斯曼之梦”,埃尔多安在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塞浦路斯、地中海东部海域等多地采取咄咄逼人的行动,如今又增加了纳卡这一地区。可以说,土耳其是此次纳卡冲突的另一大赢家,今后将发挥更大作用。

 

亚美尼亚总理  帕希尼扬

 

胜负易主 一家欢喜一家悲

11月10日,当得知自己的国家签署“城下之盟”后,一向争强好胜的350万亚美尼亚人哭泣了,愤怒了,数千示威者聚集到首都埃里温市中心广场抗议呐喊,要求废除和平协议,痛骂帕希尼扬是“叛徒”,要求他立即辞职。局势很快失控,几百名示威者冲入政府大厦,洗劫了帕希尼扬的总理办公室,他的私人手表、电脑、驾照和香水等物品被扫荡一空。

愤怒的抗议者继续向议会大厦进发,顷刻占领了议会大厅,不仅当众肆意羞辱执政党议员,更将主持会议的议长米尔佐扬打翻在地,拳脚相加,直到打到鲜血披面,不得不送到附近医院重症监护室做手术为止。

议会大厦内,以“繁荣的亚美尼亚”为首的17个反对党代表慷慨陈词,签署共同声明,指责现政府政策破产,要求帕尼希扬总理必须引咎辞职,代之以一个全新政府,解决国家当前政治军事危机。这一幕再次说明,2018年由总统制转为议会制的外高加索小国亚美尼亚并未结束政治内斗,实现国家转型之路“道阻且长”。

与埃里温悲愤和失控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胜利者”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库沸腾了,弥漫着欢乐的节日气氛。常驻此地的中国商人张明小姐(化名)告诉记者:一听到协议签订的消息,巴库大街小巷的汽车笛声响成一片,到处是飘扬的阿塞拜疆国旗和土耳其国旗,“你甚至有种身在土耳其的感觉”。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发表声明说:巴库一直希望俄罗斯与土耳其在解决纳卡冲突中发挥平等作用,今天达到了这一点。土耳其维和军人将与俄罗斯维和军人一道,在纳卡地区遂行和平使命。但随后,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俄罗斯24频道”电视节目上澄清:普京总统和埃尔多安总统决定成立“俄土纳卡停火监督中心”,中心将设在阿塞拜疆领土上,但与在纳卡的维和行动没有关系。

土耳其应在纳卡发挥何种作用?对此,俄罗斯和阿塞拜疆之间分歧已久。阿方希望盟国土耳其能与俄罗斯平起平坐,在冲突中发挥相同作用,以制衡莫斯科的垄断地位。俄方则视自己为苏联外高地区的唯一“领导者”,绝不允许土耳其势力在本地区坐大。所以,设立类似于联合国维和监督团那样的非军事机构“俄土纳卡停火监督中心”,既给了阿、土两国足够的面子,又保持了俄方在冲突地区派遣携带装甲车等重装备的军事部队的“裁判权”,可谓一箭双雕。

 

亲欧疏俄 亚美尼亚尝苦果

形象点讲,纳卡冲突好似阿亚两个年轻国家政治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决斗。两位“选手”各有千秋: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出身草根,素有“街头政治家”之称;阿塞拜疆总统小阿利耶夫则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属于典型的“精英政治家”。

帕希尼扬1975年6月出生,1990年上大学伊始,即因发表激进观点和批评性文章而小有名气。他当过两份校报的主编,毕业前几天,因“政治原因”被开除学籍,从此走上“职业革命家”之路。他深知文章和语言的威力,认为列宁和布哈林等“前辈”就是通过文章改变世界的,因此也要如此从政。

2007年,亚美尼亚举行议会选举,帕希尼扬领导了要求时任总统科恰良和总理萨尔基相辞职的“弹劾”运动。次年,他参与领导埃里温街头的大规模反政府骚乱,旋被通缉并于2010年被判7年监禁。一年后的2011年,他因“国庆20周年”而被大赦。2012年,在竞选国民会议议员时,他在埃里温街头以“圣雄”甘地和纳尔逊·曼德拉的形象出现,以和平和非暴力方式举行反政府抗议示威。帕希尼扬家徒四壁,将自己全部财产公开,赢得了选民信任,是年成功当选议会反对派“亚美尼亚民族进步”党团议员。

2017年6月,帕希尼扬所在的反对派“伊尔克”党团在议会中获得8%选票,赢得105个议席中的9席,并不能当选总理。但他凭借着“反腐败”武器,借助声势浩大和持续不断的街头示威游行活动,终于在2018年4月23日逼迫总理萨尔基相辞职,并于5月8日当选为政府总理。

但年轻气盛的帕希尼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并未看懂自己国家的地缘政治地图,不仅未将亚美尼亚的可靠盟友俄罗斯放在眼里,甚至提出“融入欧洲,加入欧盟”的极端政策主张。对帕希尼扬的亲西方主张、个人英雄主义性格、民粹主义的行事作风,老谋深算的普京冷眼旁观,不以为然。难怪,在45天纳卡战事的最后几天,普京才迟迟出手,颇有要好好教训一下帕希尼扬等亚美尼亚新一代政治家的政治意味。

 

9月29日在阿塞拜疆临近纳卡边境的塔塔尔地区拍摄的在冲突中受损的房屋。
(新华社发,巴巴耶夫 摄)

 

左右逢源 “政治精英”报父仇

反观“政治精英”出身的小阿利耶夫总统,一直卧薪尝胆,坚持富国强兵国策。在外交方面,他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建立了亲密的私人关系,又与同宗同族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称兄道弟。内政方面,他利用丰富的里海石油资源提升国力,增强军备,十年磨一剑,积累了实力。

小阿利耶夫1961年12月生于巴库,他的父亲老阿利耶夫是苏联著名政治家,曾任苏共政治局候补委员、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苏联解体后一直担任阿塞拜疆总统,直至2003年去世。1977年,小阿利耶夫考入隶属于苏联外交部的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1982年本科毕业后继续在该校念研究生,1985年获历史和国际关系专业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1990年苏联解体前一年,他回到老家巴库。

苏共官僚特权阶层的家庭背景,莫斯科名校的良好精英教育,从事严格教学研究的历练,为小阿利耶夫的从政生涯打下坚实基础。一位阿塞拜疆记者告诉笔者,去年莫斯科一家电视台同时采访帕希尼扬和小阿利耶夫,观众的印象高低立现。一名俄罗斯观众在留言中写道:听听小阿利耶夫那口地道的俄语,再听听表达不清的对手,你就明白谁更好了。在阿塞拜疆,人们喜欢在电视机前欣赏他们的总统一会儿说英语,一会儿说俄语,一会儿又说土耳其语。当然,也有不少人批评他大搞家族政治,导致贪污腐败盛行。

小阿利耶夫1991年弃教从商,开始涉足与美国、阿拉伯国家和俄罗斯等国的国际石油合作。近十年的国家石油公司领导人身份让他很早就结识了克林顿、密特朗、科尔、梅杰、小布什等西方政要。商而优则仕。1995年和2000年,他两度当选国家议员,2001年更成为“总统党”新阿塞拜疆党第一副主席,成为父亲之后的国家二把手。2003年10月,他毫无悬念地当选为新一任总统。

执政伊始,小阿利耶夫便确立“石油立国”政策,通过吸引外资大幅提高国家财政收入,为国防建设和与亚美尼亚“最后一战”积蓄了资本。国际关系专业出身的他早就发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执政后,可以成为制衡莫斯科暗中偏袒亚美尼亚政策的王牌,遂拉紧了与土耳其的战略盟友关系。借助“老大哥”的政经特别是军事支持,巴库终于成功赢得了“第二次纳卡战争”,报了父亲20多年前签订“城下之盟”的一箭之仇。

 

病根未治 割地未必能求和

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所在的外高加索地区位于欧亚大陆的中心位置,地缘政治和经济位置十分重要。外高地区与美国的两大海外军事政治支柱——北约和波斯湾驻军相毗邻,是美国维护全球霸权的重要的次区域,是挤压俄罗斯战略空间的前哨阵地;同时,该地区又夹在世界性大国俄罗斯和土耳其、伊朗等地区大国之间,各种大国间利益矛盾、地区强国间利益矛盾混杂纠缠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解决起来经常无从下手。也正因此,不少专家对纳卡冲突解决前景并不看好。

美国总统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中,曾反复论述外高及其相关国家的地缘政治重要性。他在这本书的第二章“欧亚大棋局”中写道:在欧亚大陆新政治地图上,法、德、俄、中、印(度)是主要和积极的地缘战略棋手,而乌克兰、阿塞拜疆、韩国、土耳其和伊朗则起着十分重要的地缘政治支轴国家作用。土耳其和伊朗在某种程度上,即在它们较有限的能力范围之内,在地缘战略方面也相当活跃。《大棋局》出版于1997年,那时布热津斯基就预见到欧亚大陆将发生一系列冲突和战争,人们不得不佩服他敏锐的战略洞察力。而纳卡冲突的一方,正是欧亚大棋局五大“支轴国家”之一的阿疆拜疆,俄罗斯、法国、土耳其、伊朗等“棋手国家”和“支轴国家”均卷入其中。

目前,阿亚停火协议的签订使纳卡及周边地区得以获得暂时的和平。据俄新社11月11日报道,俄罗斯维和部队已进入纳卡地区。

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阿亚两国政府之间缺乏基本的政治互信,两国人民之间长期敌视,国际关系中领土主权原则与民族自决原则之间的矛盾依然存在,所有这一切都是摆在纳卡问题彻底解决道路上的重大障碍。

从国际层面看,俄、土、美等纳卡冲突主要“玩家”的政治互信是否建立?解决纳卡问题的政治意愿有多大?亚美尼亚国内的民情反弹有多大和多持久?俄、土等大国的矛盾分歧能否进一步弥合?所有这一切都还没有答案。

对中国而言,外高加索属于“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地区,处于中欧交通走廊的南翼,在中国的大周边外交棋局中居于重要位置。因此,外高地区能否保持安全稳定,与中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息息相关。目前,中阿、中亚之间的贸易额虽然都不大,但增长势头迅猛,分别达到了近20亿美元(2019年)和7亿多美元(2018年)。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使得中国与外高加索三国的人员往来、经贸和人文交流受到很大影响,但前景仍然诱人。中国政府对纳卡问题一直秉持停战促和促谈和不干涉内政的立场原则,受到当事国和国际社会的积极评价。

纵横国际外交界半个世纪之久的苏联外长葛罗米柯有句名言:宁要十年谈判,不要一日战争。世人希望,有关各方能拿出耐心和勇气,让纳卡冲突从此走向和解之路!

(《人民周刊》2020年第21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俄议会上院同意向纳卡地区派遣维和力量
下一篇:最后一页

人民周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周刊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及/或标有“人民周刊网(www.peopleweekly.cn)”“人民周刊”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人民周刊网记者XXX摄”或“人民周刊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周刊网或人民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363526 邮箱:rmzk001@163.com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