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抢注“丁真”商标,再曝行业乱象

本刊记者 张配豪    2021-01-12 09:43:38    《人民周刊》

商标是企业的无形资产,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底,我国有效注册商标量已达到2918.2万件,连续多年居世界首位。然而在飙升的商标数量背后,长期存在傍名牌、恶意抢注、囤积商标乱象。近日,四川理塘“甜野男孩”丁真在网络走红后,他姓名的商标也被抢注。

 

 

恶意抢注,病态跟风

经中国商标网查询,目前,已有149件关于“丁真”的商标注册申请,涉及医药、食品、家具等多类,这些商标名称还包括“丁真的世界”“丁真的微笑”等。就在这时,媒体曝出湖南一家申请“丁真”商标的公司,商标证还未下来,便向买方开价18.8万元,还称该价格在24小时后可能向上浮动。

事后,丁真所在的理塘县文旅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获知相关信息,这些公司和个人注册的丁真商标,如果侵犯到公司的利益,他们会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丁真”商标抢注事件并非偶然,近年来,一些人名或者网红热词都被拿来注册商标,例如B站大V“敬汉卿”“雷神山”“火神山”“干饭人”“爷青回”“耗子尾汁”等,呈现出一种病态式的跟风现象。

实际上,涉及地名以及一些产品功能性的商标根本就不允许注册。根据商标法第十条以及第十一条的相关规定,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是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同时表明商标的质量或者功能、功效、重量、数量等这些特点的也不能够作为商标进行注册。

恶意抢注商标是违法之举。根据我国商标法的规定,“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此外,根据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当事人主张诉争商标损害其姓名权,如果相关公众认为该商标标志指代了该自然人,容易认为标记有该商标的商品系经过该自然人许可或者与该自然人存在特定联系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商标损害了该自然人的姓名权。”

数量虽多但质量参差不齐,傍名牌、恶意抢注等行为极大影响了不少企业的商誉和利益,国内一些大企业也常常因为商标被侵权而头疼。

葵花药业——2012年其公司员工冷某和徐某申请第十类(医疗仪器及用品)商标“葵花娃娃”,并许可给其他公司使用。葵花药业将其侵权行为状告至法院,最终葵花药业胜诉,冷某和徐某赔偿40万元。在这起案件中冷某和徐某攀附葵花药业的原有商标,注册图案相同但不同类别的商标实施侵权。这值得所有品牌,尤其是驰名品牌注意。

相似的设计和名字上的细微差别也是商标纠纷的一大类,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有“王老吉”和“加多宝”、苏州稻香村和北京稻香村、“ofo小黄车”和“小黄车”。 为了防御被碰瓷,避免不必要的商标纠纷,一些企业无奈之下只能大量申请注册仿冒自己品牌的商标。五粮液加注六粮液、七粮液、京良液;阿里巴巴加注阿里奶奶、阿里爷爷、阿里爸爸;老干妈加注老干爹、老姨妈、老干爸……

而随着“走出去”战略的一步步规划及实施,许多中国自有品牌走出国门来到其他国家进行商业拓展时,商标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国外一些投机分子就看准了这个机遇,对中国品牌进行海外商标抢注。

2003年,五粮液发现,有个韩国人在其国家申请注册了品牌汉语拼音“WULIANGYE"商标,很快向韩国商标总局递交异议申请,并出具了五粮液作为国际知名商标和品牌使用在先的证据。

这次维权“战役”,五粮液打了14个月之久,韩国商标总局最终做出了裁定:“根据异议方提出的观点和证据材料,引证商标不仅在中国为驰名商标,而且在韩国也被认为是驰名商标。因此,申请商标应视为从非公平竞争方面申请注册该商标,从而误导消费者和与商标相关商品的原产地。”并据此驳回了韩国注册人的注册申请。尽管商标是保住了,但是五粮液为此花费了不少精力和资金。

国内商标被外国人抢注的例子还有很多,王致和被德国欧凯公司抢注,回力被美国公司抢注,狗不理被日本大荣公司抢注,海信被西门子旗下公司抢注,vivo、OPPO、联想……这大大阻碍了我国品牌海外发展的脚步。

 

加强监管,防患未然

日前,针对“丁真商标被抢注”引发的舆论热点,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表示,将进一步缩短商标审查周期,提高商标审查质量,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和囤积行为。同时,完善商标审查制度,提高商标工作标准化、规范化、法治化水平。

新华社《新华每日电讯》也发表评论文章称,商标审核部门须把好商标“准入关”,商标审查方式、审查标准应该更统一,避免随意化、主观化、模糊化;具体的审查流程也要更规范、标准、透明。

中华商标协会商标代理分会会长单位北京万慧达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首席合伙人、管委会主任白刚则指出,遏制商标抢注行为,需社会各界通力合作。“一是商标代理机构应注重职业道德修养提升,自觉遵守法律规定及行业纪律要求,诚实守信,勤勉自律,共同维护行业声誉。加强内部管理,增强对恶意注册申请行为的识别和审查,拒绝代理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对有意图进行此类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的主体,应当告知相关法律规定及行为后果,对其进行规劝制止。二是企业应诚信经营,不针对社会公共资源或他人权利等进行商标抢注或进行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囤积商标。三是市场监管部门依法采取措施加重对恶意商标注册申请主体及代理机构的处罚力度。”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提醒,由于目前国内各个商标代理机构以及商标代理人水平良莠不齐,企业在挑选代理机构的时候要防止掉入陷阱之中,特别是中小企业,应当擦亮眼睛。

一些办理工商注册或代理记帐的公司看到知识产权代理好赚钱,自己又有这方面的潜在客户,也就开展了这项业务,但由于他们不专业,并且无资质,拿到一手客户后还要再找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去提交注册申请,往往被驳回的概率非常高,造成客户资金和时间的浪费。

这些代理机构,有时会以非常低的价格先促成交易,之后再以各种名目收取费用,比如权属登记费、先行保护费、商标证书加急费、商标制证费等。

“商标注册费都是一次性的,商标证书提商标局审核后,初审公告期过后按流程印刷下发的,商标证书加急制证等费用都是不存在的。”该人士称,从商标申请到最后商标局做出裁定,如果在公告流程中不出现被其它企业提出异议,不会有其它费用。

对于海外商标被抢注的情况,许多中国品牌已经惨遭毒手,只能采取用巨额资金向抢注人购买商标权、放弃海外市场、坚决维权三种手段,无论哪一种,对企业都会引发成本增加、海外拓展速度放缓、降低市场份额的消极影响。因此了解国际商标规则,尽早注册,防患于未然才是更好的选择。

(《人民周刊》2020年第24期)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防范跨境资本异常流动风险
下一篇:最后一页

人民周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周刊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及/或标有“人民周刊网(www.peopleweekly.cn)”“人民周刊”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人民周刊网记者XXX摄”或“人民周刊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周刊网或人民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363526 邮箱:rmzk001@163.com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