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首页 > 红色文化 > 正文

扎西散记

班永吉    2021-01-13 15:58:55    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

编者按: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发展,并实现了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中国革命的伟大历史转折。而云南游击支队是中央红军长征集结扎西后,部队缩编在边区建立党组织和游击纵队,边区特委和纵队是云南滇东北地区最早建立的一支地方人民武装。这里有很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2020年10月27日,我来到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扎西干部学院学习调研。这是我第一次到扎西。

凡了解红军长征史的人,大抵都知道红军长征途中的重要会议之一“扎西会议”。1935年2月5日至10日,中共中央先后在云南省威信县水田寨花房子大河滩庄子上扎西镇江西会馆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政治局会议和政治局扩大会议,这三次会议,一并史称“扎西会议”。其中,在扎西水田寨花房子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解决了以下问题,一是常委进行分工,由张闻天接替博古负总的责任,(习惯上也称之为总书记),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博古任总政治部代理主任;二是研究了中央红军目前的战略行动方针及中央苏区、闽浙赣苏区的战略方针等重大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扎西会议’改组了党中央的领导特别是军事领导,推向中国革命走向胜利新阶段”。

图一:1985年2月,胡耀邦同志题写的扎西会议旧址

扎西会议是遵义会议的继续和发展,会议作出了一系列事关党和红军生存与发展的重大决定和战略部署,实现了以遵义会议为标志的中国革命的伟大历史转折。

10月28日上午,我和扎西干部学院西南地区党史和文献部门业务干部培训班的学员们一起到威信县罗布镇郭家村革命先烈殷禄才故居,看望殷禄才、陈华久后代。

在烈士殷禄才故居前,我们看到两位90多岁高龄的老人,她们分别是殷禄才的女儿及陈华久的养女——殷禄才的儿媳妇,殷禄才的女儿个子矮小,殷禄才的儿媳妇身着蓝色上衣站在殷禄才的女儿旁边。

学员们走上前去和她们拉家常。扎西干部学院的老师告诉我:在殷禄才、陈华久牺牲后的37年,即1984年年底,当地政府和组织才承认殷禄才的党员资格;才承认殷禄才、陈华久领导的云南游击支队是边区特委和红军游击纵队组织发展起来的,是党派干部直接领导下的地方革命武装;才对于过去国民党反动派对这一武装的造谣诬蔑和解放后一些含混不清的说法,应予以澄清纠正,给予正名,两位老人才被认定为是烈属,而不是“土匪”家属。

图二:扎西干部学院培训班的学员们在殷禄才旧居前现场教学

史书记载:云南游击支队是中央红军长征集结扎西,部队缩编在边区建立党组织和游击纵队,边区特委和纵队在云南滇东北地区最早建立的一支地方人民武装。从1936秋组建成立,到1947年3月被国民党整编七十九师重兵“围剿”失败,云南游击支队经历了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三个历史阶段,坚持游击武装斗争的历史长达十二年。在国民党统治后方大西南滇川边境,在与上级党组织联系被割断,条件极为复杂艰苦的情况下,云南游击支队始终坚持党的纲领和红军的宗旨,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高举革命解放的旗帜,宣传发动组织群众,独立自主,灵活机动,坚持地方人民武装游击斗争。他们的活动反映了边区各族人民的迫切要求,得到了广大民众的拥护和支持。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的指引下,他们不断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力量,孤立打击顽固分子,使得队伍不断发展壮大,由几十人逐步发展到几百人,再加上与之联系的外围武装,这支接近上千人的队伍,对滇川边境国民党区乡政权和特务地霸豪绅反动顽固分子的反动统治,给予了一定的打击。他们截击了国民党军用汽车运送的军火,并多次反击国民党正规军和地方团队的“围剿”,赢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对国民党大西南滇川交界边防造成了后方威胁,为支援前线、唤醒民众、争取全民族的解放事业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原中共川滇黔边区特委书记兼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司令员、时任内蒙古自治区农学院党委书记刘复初同志1976年、1979年、1982年几次证明:“殷禄才是一个深受统治阶级剥削、受苦受难,最后逼上梁山的绿林兄弟,是我们发展的一个秘密党员,而我就是他的入党介绍人。殷禄才的入党问题,是经过三次考验才批准的。”

刘复初在《发展殷禄才入党成立云南游击支队》一文中回忆指出:“在党的教育培养下,殷禄才不辜负党的教育,部队培养,组织群众干革命。后来我们又继续帮助殷禄才,并派陈华久(原政治保卫局第五连二排排长)同志去担任云南支队政委,协助殷禄才工作。”“1936年冬末,红军游击纵队在敌军“围剿”中被打散。我因患病不能行动,密留大雪山休养,后因叛徒出卖,被捕关在泸州监狱,故同殷禄才等游击支队失去了联系。国共合作后,1937年11月下旬,我经党组织保释出狱,到了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向李克农同志汇报红军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的发展和失败情况,又谈到为了创建革命根据地开展地方工作,配合我部打击敌军,秘密发展组织的地方游击队,其中有以殷禄才为首的云南游击支队。”|“1939年春,李克农同志要我回川滇黔边区了解红军游击纵队失散人员的情况,并向游击队传达党的抗日政策,发动群众支援抗日。但当我到川南古宋县边境,了解一些情况,正拟在川滇黔边区调查时,得知叛徒王逸涛等已向川军告密:‘共匪刘复初来川南收容残匪,组织力量要进攻川军。’因此,川军策划正派人准备暗杀我。这时,我见到原纵队第三大队副大队长兰澄清,即派他先去川滇黔边区找游击队,并向同志们传达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发展群众支援抗日。”“事后,党组织决定叫我去延安。当时,国民党愈加反动,在全国各地反共反人民,阶级斗争尖锐复杂,我们又无可靠通讯设备,因而除派兰澄清找游击队传达党的指示外,未能直接与地方游击支队取得联系。”“1947年冬,我在内蒙乌兰浩特开会,得见参考消息说,据四川报道:‘共匪刘复初率领残部,在川滇黔边区煽动民众,扰乱治安,正被围中……’等等。这时我才知道,川滇黔边区的革命火种仍在燃烧,游击队还在敌后坚持斗争。据说殷禄才、陈华久率领的游击队,有四百多人,曾经反对国民党破坏团结抗日,反对国民党反共反人民,袭击国民党运军火去前方进攻解放区的军车。国民党调集整编七九师和地方团队,残酷‘围剿’以殷禄才为首的云南游击支队。在敌军围中,支队被打散。殷、陈二人在战场上壮烈牺牲了,他们为人民事业英勇杀敌,流尽了最后一滴热血,这是云南威信县各族人民的光荣。”

在威信县委党史和文献部门的同志帮助下,我看到了1984年12月5日“地复字(1984)16号”中共昭通地委给中共威信县委《关于殷禄才入党问题及其所领导的游击队伍的结论意见报告》的批复。批复中指出:“经地委研究,同意你们意见。一、殷禄才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二、殷禄才、陈华久同志领导的云南游击支队是我党川滇黔边区特委和红军游击纵队组织起来的,是党组织派干部直接领导下的革命武装;三、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云南支队在与党组织失去联系之后,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坚持斗争十二年,虽在国民党反革命‘围剿’下遭到失败,但他们英勇顽强,宁死不屈,为党和人民的革命事业作出了光荣的贡献,四、按照有关规定,认真落实政策,做好善后工作。”

我没能看到1984年8月威信县委党史办《关于殷禄才领导队伍的性质及其斗争活动情况的调查报告》及附件。但我觉得威信县委党史工作者做了一件功不可没的大事、善事。

在另一份资料里,我看到了当年英烈喋血前的画面——“这天,多次击退敌军进攻。但敌军增援部队和地方民团越打越多,围攻火力越来越猛,队伍伤亡严重。殷、陈二人被迫只好带领剩余部分队员转入岩洞隐蔽,由于缺乏补给,不几天又转移至王棚山大硝洞藏匿。之后又被敌军搜索发现,围着大硝洞整天用机枪封锁扫射,洞内不能久留,支队干部又带领少数队员深夜突围转移至观音塘山梁之上。”“在山上贫苦农民杨子斌家搞了点吃的,敌军跟踪追来,殷、陈二人带领少数队员钻入山林,队员王国清受伤被抓捕。农民杨子斌因给支队干部弄吃的,被敌军以‘窝匪不报’的罪名杀害。敌军和民团发现殷、陈二人踪迹,迅即将观音塘梁子包围起来,严密封领道路隘口,纵火烧山,疯狂用机枪扫射丛林和山口,被追捕到的队员一个个被打死或受伤后被杀。殷、陈二人生死相依,怀着极大悲痛和内疚带领剩下的几个队员乘夜突围,又转移到依耳山梁子上隐蔽。3月19日,殷、陈二人下山到农民陈子华家寻找食物,不料被陈家唆使小孩告密。民团队长牟正举迅即带领二九四团一个连扑来包围住草房。殷、陈二人发觉事情危急,迅即冲杀,突出重围向水沟头关子洞去。殷禄才帮助陈华久爬上洞口后,就躲在洞口下岩石后面阻击敌军,敌军用机枪严密封锁洞口,并使用枪榴弹向洞内发射,政委陈华久不幸在爆炸中牺牲。殷禄才怀着满腔悲和强烈的阶级仇恨,两支快慢枪轮换交替猛击敌人,接连击毙敌军一个排长和几名士兵,打得敌官兵畏缩伏地不敢抬头。但这时弹药已经用完,为了不被敌军抓捕活口,他留下了最后一颗子弹,推上枪膛,怒视敌军,饮恨献身,死难时年仅35岁。”“敌军俯伏等待多时,未见丝纹动静,胆颤心惊地迂回爬到洞侧,又猛烈扫射一阵。未见还击才慢慢接近洞口,发觉殷、陈二人已死,指派民夫将尸体抬到顺河场,请地霸民团熟人辨认,确认是支队领导人殷禄才和陈华久,立即上报请功,并将尸体送至古宋县城关拍照示众。几天后,当地群众怀着沉痛的心情乘夜将殷、陈二人的尸骨,悄悄地收拾埋于城东的苏家坟山地。”“支队长殷禄才全家8人,‘清剿’中先后死难4人,只剩下十岁以下的4个子女,两个随即病死,余下两个被陪杀毒打后,留下终身残疾才幸免罹难”。

图三:培训班学员和殷禄才女儿(图中)拉家常,左一为陈华久的养女、殷禄才的儿媳妇。

这次“进剿”云南游击支队人民武装的疯狂攻势,原限时3月底前,因支队顽强抗击和分散隐蔽,又延长两个多月。

据国民党《新蜀报》记载和二九四团班长饶一萍提供的资料,以及支队幸存战士、群众的回忆可知,在四个多月的“梳篦清剿”血腥镇压浩劫中,七十九师重兵及民团先后共屠杀支队干部战士和无辜民众二百多人,有的干部战士全家被杀。洛亥苗族少年杨少聪,因拜继给殷禄才当干儿子,不满十六岁的他也被定为“匪老么”抓捕枪杀。支队分队长俞顺明在被俘后遭受各种严刑烤打,宁死不屈,敌军便将其怀孕之妻抓来当着他的面剖腹杀害,手段残忍凶狠之极,骇人听闻。大队干部张占标、殷禄坤等人被抓捕送古宋大坝关押,被烤大火,坐老虎凳,吊鸭儿凫水,忠贞不渝。枪杀张占标时,张占标铺一个毡子席地而坐,死时正气凛然。

看到两位深明大义的老人,我眼里充满泪水。她们等了37年,我们政府才认定为她们为烈士家属啊,才挂上“烈属光荣”的匾牌……

在聆听完干部学院的老师现场教学后,我又和学员们一起到离殷禄才故居不远的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云南支队革命烈士纪念碑前向纪念碑敬献了鲜活的菊花。

图四:培训班的学员们在川滇黔边区游击纵队云南支队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现场教学,并向烈士纪念碑敬献鲜活的菊花

在纪念馆里,我还看到了1986年春节,国防部原部长张爱萍将军为川滇黔边游击纵队斗争史题写的诗文:“红军主力长征北上,川滇黔边游击战场,孤军奋斗牵制强敌,壮烈牺牲万代敬仰”。

临近文尾,我在手机上看到了扎西干部学院的一条消息:12月11日,扎西干部学院党委书记林昌虹一行到罗布镇郭家村看望革命先烈殷禄才、陈华久后代,将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西南地区党史和文献部门业务干部培训班看望革命先烈殷禄才、陈华久后代的慰问金7100元转交于其女殷光芬、段吉先手上。扎西干部学院副院长骆德毅说:“今天来到烈士殷禄才、陈华久家中,主要表达三层意思,一是转交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组织的培训班送来的慰问金,对他们表示慰问,二是看望两位老人,三是学习烈士的精神,我们要把这个精神带回学院,把红色的故事讲好,把红色的基因传承好。”今年60岁、郭家村街村民小组组长、中共党员,殷禄才的孙子、陈华久的外孙殷远林说:“今天扎西干部学院带来了党史部门对我们全家的慰问,我们感到无比的高兴和自豪,觉得祖辈在革命中流的鲜血没白流,政府对我们一直都很关心、照顾。谢谢!谢谢!”

记得2014年11月1日至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调研时说:“当年苏区老区人民为了革命和新中国的成立不惜流血牺牲,今天这些地区有的还比较贫困……支持和帮助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尽快脱贫致富奔小康,决不能让一个苏区老区掉队。”

我们的各项工作做到位了吗?缺位了没有?补位了没有?这也是我们的一个时代之问。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国共产党有三个全新特点
下一篇:最后一页

人民周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周刊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及/或标有“人民周刊网(www.peopleweekly.cn)”“人民周刊”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人民周刊网记者XXX摄”或“人民周刊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周刊网或人民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363526 邮箱:rmzk001@163.com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微博精选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人民周刊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