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65363526rmzk001@163.com
首页 > 红色文化 > 正文

穆藕初:被毛泽东称为“新兴商人派”的代表

2021-11-18 10:12:46    学习时报

穆藕初

穆藕初翻译的管理学名著

  1922年10月,穆藕初(后排左一)率中国代表团参加第一次太平洋商务会议

穆藕初是近代中国第一位通过知识创业大获成功的企业家。在成为巨富后,他秉持初衷,自奉俭约,为国纾难。他以实业求振兴,是新式企业家的杰出代表。
       声誉卓著
  1923年8月,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现代之胜利者》,在第一卷中列出了16位成功人士,内有爱迪生等世界著名人士,穆藕初也名列其中。
  1923年4月,毛泽东在《外力、军阀与革命》一文中,分析当时国内各种势力时,称穆藕初为“新兴商人派”的代表。同年7月,在《北京政变与商人》一文中,毛泽东对穆藕初在反对帝国主义及军阀的斗争中的表现给予肯定,称他“是商人出来干预政治的第一声”“很勇敢地踏上了革命的第一步”。1936年8月14日,毛泽东专门致信中共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冯雪峰,询问“穆藕初有联络希望否?”1940年,毛泽东就根据地建设问题致函周恩来等,再次提到要和穆藕初取得联系。
       结识贤达
  1876年,穆藕初出生在江苏省川沙县(今上海市浦东新区)。穆家世代植棉,到其父穆琢庵时,在上海南市十六铺开设了穆公正花行。穆藕初14岁时进入南市一家棉纺店做学徒,其间,他目睹了棉商掺水增重等坑蒙行为,后来更了解到这种现象在其他行业中也普遍存在,“不但棉花如此,如食盐中搀(掺)陈石灰,米麦中加小石屑,豆菽中和粗泥粒,几乎无业不有弊,无货不作伪”。早年经历让他萌生了改良社会的想法。
  1894年,清政府在甲午战争中一败涂地,穆藕初遂立下求西学的决心。此后他在做工之余入夜校补习英语,并自学西方人文科学知识。
  1899年春,穆藕初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入上海江海关,担任关署办事员。清末,江海关由英国人把持,海关高级职位尽是英人,华人在职位和薪酬上普遍遭受歧视,穆藕初对此深感不平。1903年,上海爆发反对沙俄吞并中国东北领土的“拒俄运动”,各界200余人齐聚张园,以集会演说的形式号召民众捍卫主权。穆藕初参与了张园集会,并结识了黄炎培、李叔同等名士,尤与黄炎培最为投机。
  1905年,因美国政府迫害、虐待在美华工而引发了声势浩大的抵制美货运动。这场运动从上海开始,并迅速蔓延至全国各大中城市。穆藕初称之为最文明且最有效之举,并于运动爆发后毅然从江海关辞职。
  离开江海关后,穆藕初一度担任龙门师范学校英文教习兼学监。不久,应江苏铁路公司总协理张謇的邀请,出任江苏铁路警察长。1909年,穆藕初结识了刚刚当选为上海县谘议局议员的著名实业家朱志尧。朱志尧是清末第一流西学人才,对穆藕初的西学志向很是赏识,鼓励他出洋留学并允诺资助。
       留学岁月
  1909年6月,穆藕初踏上赴美航程。当年秋,穆藕初进入著名的威斯康星大学,选修农业、生物、园艺等和实业相关的课程。由于成绩优秀,第一学年结束之际,穆藕初得以转为正科生。1911年9月,穆藕初在威斯康星大学学习两年后,转入伊利诺伊大学农学院学习。1913年6月,穆藕初从伊利诺伊大学毕业,获理学学士学位。
  从伊利诺伊大学毕业后,穆藕初赴美国东部开展了一次实业考察。1913年秋,穆藕初进入得克萨斯农工大学,专习植棉及纺织知识。1914年6月,穆藕初从该校毕业,获农学硕士学位,随即束装就道,启程回国。
       棉纱大王
  1914年7月,穆藕初回到阔别数年的上海。当月,应张謇、黄炎培等人之邀,赴江苏省教育会演讲。他根据自己的留美心得,提出必须改变中国作为工业原料供应地和产品倾销地的现状,当务之急是提高农业生产力以壮大民族实业。他特地声明此次归国,不入政界,要以所学专长投身实业建设。穆藕初的演讲极具感染力,与会者被其热情和抱负深深打动。张謇也对其赞誉有加,称他“以硕士而不求得官,有学识而不思厚值”。
  1914年,穆藕初归国后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法、德、意等列强暂时放松了对中国的原料掠夺及商品倾销活动。到1918年,法国货的进口额比战前减少了三分之一,英国货减少了一半,德国货则完全停止,中国所承受的经济侵略也随之暂缓。民族资产阶级投资办厂的热情有机会得到释放。
  穆藕初经营的第一个工厂是位于杨树浦路上的一家破产转售的纱厂。由于资金限制,他以向社会公开招股的形式筹得20万银元购下此厂,将之命名为德大纱厂,并亲任德大纱厂经理兼工程师。
  1915年6月17日,经过8个多月的建设改造,德大纱厂正式建成,约五六百位中西人士莅临参观。纱厂占地14亩多,有厂房120余间,员工近600人。纱厂建成投产之初,共有纱锭10400枚,每日可出16支粗纱30大包,后生产32支细纱。从规模上看,德大纱厂在当时上海的棉纺织行业中并不算大,与英商、日商厂相比仅及八分之一左右。
  与上海当时其他棉纱厂不同,德大纱厂走的是质量取胜的道路。穆藕初把市场上最受好评的各种进口纱逐一研究,然后汲取各家之长,将其优点应用到德大的产品中来。经过一系列的技术、管理、制度改革,德大纱厂投产仅月余,产品就成功地打入市场。德大的“宝塔牌”棉纱,质量远好于同类产品,受到各界好评。
  在穆藕初经营下,德大纱厂“营业得进顺境”,获利骤丰。1916年四五月间,国内市场上棉纱细纱线畅销缺货,粗纱滞销积压,上海各纺纱厂生产商品多为粗纱,“惟德大纱厂上年创办时本兼做细纱线,现所出之货颇受商界欢迎,以致销路甚为畅旺”。就在棉纱市场一派萧索时,德大纱厂却凭借良好的市场意识,不减反增,连星期天夜工亦不停止。1916年6月,在北京商品陈列所举办的产品质量比赛上,上海德大纱厂“宝塔牌”棉纱一举夺魁。德大纱厂出品之佳不仅超过一般华商纱厂,也优于外商产品,获得“上海各纱厂之冠”美誉,声誉鹊起。
  德大的成功,激励穆藕初扩大经营的决心,他准备再创设一座纱厂。1918年6月27日,新创设的厚生纱厂开工,有纱锭16000枚,员工近千人,规模扩大了不少。新厂所产“双喜”“飞艇”等品牌畅销全国。自建成后的5年间,纱锭骤增至40340枚,员工总数达2400余人,累计赢利达107万两,且纱锭还在继续增加之中。
  短短数年,穆藕初经营的德大、厚生纱厂成为同行业的示范,许多华商纷纷来此参观学习。
  德大和厚生两厂的成功使得穆藕初信心十足,他又计划在内地筹建新厂。1919年4月,豫丰纱厂在郑州破土动工,共占地200亩,由上海南洋建筑公司设计承建。第二年5月,部分机件投入生产之际,穆藕初亲赴郑州为纱厂举行开工仪式。6月13日,豫丰纱厂举行开幕礼,河南当地各界人士800余人及数十名欧美人士莅临祝贺。
  除亲手组建的德大、厚生及豫丰3家纱厂外,穆藕初还于1919年间参与创建了上海的恒大纱厂及维大纺织品股份有限公司。在这两家纱厂中,穆藕初均有资本投入,被委以董事之职。其中,恒大生产的“飞机牌”棉纱远销南洋;维大的股东则囊括了聂云台、陈光甫等著名实业人士。
        全力抗战
  “九一八”事变后,穆藕初呼吁政府和国人“作积极之抵抗”。“一二八”事变期间,穆藕初与黄炎培等组织了上海地方协会,积极为十九路军募捐支持前方抗战。之后他又撰写了《中国经济上之危机》《最后之胜利属谁》《如何使暴日屈服》等文章,批驳失败主义论调,坚定民众抗战必胜的信心。
  1933年2月,日军进犯热河之际,穆藕初亲赴承德前线鼓舞士气,被当时舆论称之为“抗日先锋军”。卢沟桥事变后,穆藕初出席了在庐山召开的各界人士谈话会,在会上力主抗战,并建言政府应加强战时生产。“八一三”淞沪会战期间,穆藕初就任上海市救济委员会给养组主任,筹供难民给养。在日军占领上海之际,他决定追随政府内迁,并呼吁工商业界人士投资内地,勿为资敌之举。
  全面抗战爆发后,华北、华东、华中大片国土沦陷,民族实业遭受空前损失,除少数棉纱厂拆迁至西南、西北内地外,大量厂房毁于兵燹或遭日军占领。为避免棉花成为资敌物资,穆藕初提出在大后方大力发展手工棉纺织品以弥补棉布生产的不足。他带领同仁对土纺机加以改进,配成一套便利的纺织机,定名“七七棉纺机”。这种棉纺机经济实用,便于操作,易于仿造。从1938年下半年开始到1940年,全国已推广七七棉纺机数量至少在5万架以上,为保障战时大后方后勤物资供应作出了重大贡献。
  1943年3月,穆藕初因肠疾住院,在病榻之上,他依然心系棉纺织业发展,满怀希望能于抗战胜利以后“出其数十年之研究与经验,努力建设”。9月初病情加重,他自知不起,遂嘱咐家属:“我一生从事棉纺织事业,棉纱事业为我心之所归,我死之后,只须为我穿土棉织之物,不需丝绸之物,不宜厚葬。”1943年9月19日,穆藕初病逝于陪都重庆。
  《新华日报》在9月21日的头版位置对穆藕初的生平进行了报道,并发表了短评,称他的逝世是“民族工业界的一个损失”“穆藕初一生奋斗的经历,正是中国民族工业的一部活的历史”,对于他重视职工福利,培植人才,爱护青年,并以高龄尽瘁于抗战中的经济建设事业予以高度肯定,号召“国内的民族工业家,应当继承他的遗志,在筚路蓝缕之中,替我们国家建下一个工业国家的基础”。
  在悼念穆藕初的唁文中,中共驻重庆代表董必武撰写的挽联为:才是万人英,在抗战困难中,多所发明,自出机杼;功宜百代祀,于举世混浊日,独留清白,堪作楷模。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华中人民的长城”
下一篇:最后一页

人民周刊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周刊网(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或“来源:人民周刊”。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有的图片作品中,即使注明“来源:人民周刊网”及/或标有“人民周刊网(www.peopleweekly.cn)”“人民周刊”水印,但并不代表本网对该等图片作品享有许可他人使用的权利;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仅有权在授权范围内使用该等图片中明确注明“人民周刊网记者XXX摄”或“人民周刊记者XXX摄”的图片作品,否则,一切不利后果自行承担。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人民周刊网或人民周刊)”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10-65363526 邮箱:rmzk001@163.com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周刊微信公众号

“以租代采”缘何吸引中小企业?

“以租代采”缘何吸引中小企业?